唐蜀

雷狮真好看啊

【安雷】安哥你为什么那么熟练
*迟到的七夕贺文 ,那么就当个开学贺文吧
*安雷学生设定
*他们其实早就在一起了系列

  “所以呢?这就是你给我打了不下三十多个电话叫我出来的理由?”安迷修无奈的 扒了扒自己被夜风吹的凌乱的头发,无奈的撩起衬衫坐到雷狮对面。
  “我还以为你又搞出啥幺蛾子和别人打起来了,结果是晚上撸串没带钱?!”结实的木头桌子愣是被安迷修捶的咚咚响:“你可长点心吧雷狮。”
  “晚上带你出来放松放松还不乐意啊。一大学生整的跟个夕阳红小老头似的。”对安迷修翻了个白眼,雷狮的语气里透着满满的恨铁不成钢和嫌弃。
  “天天骑士道骑士道,最后攒钱买了个电瓶车在学校里溜达?你也真是可以啊。”
  “去你的电瓶车!那是我新买的机车!烧油的!”
  一提这事安迷修就来气,想当初他好好的一个机车停在停车棚,结果没过三天,第四天早上起来提车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机车被人为涂鸦了五个基佬紫的大字——
  ‘安没马专座’
  更可恶的是犯罪 团伙嚣张的站在一边看热闹,为首的雷狮抛给他一罐油漆,然后超级 欠揍的开口:“本大爷给你买的紫色油漆,不用谢。”
  紧接着,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安迷修和雷狮互殴了起来,并且都成功的把对方打进了医务室。
  “切。”雷狮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机车?那都是他高中玩的东西,安迷修这个没见识的,明天就把他抓到自己的跑车上飙车去。
  想他雷狮当年高考的时候该玩玩该浪浪,最后还不是以全校第四的水平考进了凹凸大学。
  把佩利伸到嘴边的最后一串羊肉抢过来嚼吧嚼吧咽下去,又抿了一大口帕洛斯递过来的啤酒,左拥右抱的雷狮终于带着愉悦懒洋洋的挥了挥手,有点口齿不清的说:“没马的,付钱。”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恨铁不成钢的在心里甩了自己一巴掌,安迷修默默的捏了捏自己的钱包,满脸悔恨。
  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他的。
  然而,吐槽归吐槽,安迷修最终还是起身的挪到柜台边:“老板,31号桌结账。”
  “喂安迷修,”刚付完钱,安迷修就听见经常跟在雷狮身后的那个佩利在喊他。
  “什么?”转身往雷狮那桌走,安迷修默默的心疼了一下自己又空了一半的钱包,然后看到帕洛斯挡在他面前。
  “你们不回学校吗?马上要门禁了。”安迷修不明所以的绕过帕洛斯向后看,却发现刚刚还喊着让他去付账的雷狮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刚刚佩利去拿白开水的时候,一不小心拿成了白酒,然后把白酒当成白开水给老大灌了下去。”帕洛斯笑眯眯的解释到:“老大喝不了白酒,所以他现在醉了。”
   “那我帮你们把他运回宿舍?反正都是同一层楼。”
  “问题就出在这,”帕洛斯眯了眯眼睛,继续说道:“平时老大要是喝醉了还有卡米尔看着,可是卡米尔今天出去写生了,最近一个月都不会回来。”
  “然后呢?”安迷修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帕洛斯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
  “没有然后啊,嘻嘻。”帕洛斯往他手里塞了一张卡,然后转身拉起佩利就跑。
  “所以老大就交给你啦安迷修!”看着佩利边跑边回头,安迷修才反应过来——
  “艹你们又把这个祸害留给我!”
  然后,事情就发展成了以下的诡异状态,我来简单描述一下:在被烧烤店的老板以打烊为由赶出来后安迷修架着雷狮的胳膊站在路口思考了整整一刻钟然后发现现在学校已经门禁肯定回不了宿舍因为雷狮喝醉了不能翻墙今天晚上又是丹尼尔老师值夜班打算用帕洛斯给他留下的卡去街边上随便开个房紧,接着——雷狮被夜风给吹醒了。
  “喂,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总该回去了吧。”无奈的扯了扯被雷狮死拽在手里的领带,安迷修恨不得一巴掌扇到前面这位大爷的后脑勺上去,明明醉的时候还很乖,醒了就完全不听话,扯着他的领带就往前冲。
  “急、急什么,你雷总今天就要带你去见见世面。 ”
  雷狮慢慢回头撇了他一眼,平时总带着嘲讽意味的紫瞳里现在朦朦胧胧的,身处昏暗的灯光下,那里不怎么清楚的印着安迷修一个人的身影,说话的速度虽然缓慢,但听着内容至少还很清楚。
  雷狮的皮肤本来就白,白酒后劲足,喝过之后从脖子到脸颊上都泛着一层淡淡的粉,原本线条凌厉的五官在橘黄色的路灯下居然柔和了许多。
  尤其是……嘴唇看上去亮晶晶的,就像抹了蜂蜜一样。
  “果然……”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么。
  ‘等等,我在想什么?!’安迷修绝望的瞬间一巴掌糊在自己的脸上。‘我、居然觉得雷狮醉了很好看?还美人?!’
  瞬间陷入对自己人性的深深怀疑,安迷修愣是任由雷狮扯着他的领带往前走,一路都没怎么反抗。
  然而,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赫然发现眼前杵着一家看上去还蛮豪华的酒店,还没来得及看清上面的字,就被雷狮扯着领子一把拽了进去。
  “啧,你放手。”终于忍不住要去掰雷狮的手,安迷修却没想到这次雷狮居然很听话的就把手拿下来了。
  “没马的,嗝……开房去。”随意抬手指了指前台,雷狮上半身晃了晃,眼看就要倒下去,吓的安迷修赶快上去撑住他,然后抱了个满怀。
  “啧,死醉鬼。”在前台麻利的刷卡开房间,安迷修被雷狮折腾的只想好好睡一觉。
  ‘明天估计赶不上早自习了。’顶着前台小姐奇怪的眼神,安迷修拖着雷狮累死累活的把他搬到房门口。
  然后
  刷卡、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混蛋恶党。”
  “还真是……拿你没办法。”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还是有后续的w
  

【星际/abo】说好的恋爱不养老02

*星际abo
*国民cp日常
*金: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我的发小可能要嫁人了。
凯莉:傻了吧本小姐吃嘉瑞

  “听说帝国那边又给外交部那边递申请了吧。”翻阅着办公桌上成堆的资料,凯莉把自己需要处理的那部分抽出来抱在怀里,对着办公桌后面无表情的银发男人打趣道:“感觉如何啊,我们做为被邀请对象的格瑞大人。”
  “无聊。”听出了她声音里的调侃,格瑞手下翻书的动作微微一顿:“星网上的对战视频,是你发的。”
  “对啊,那么具有教育和纪念意义的对战视频,不发可惜了啊。”意料之中,凯莉耸耸肩大大方方的承认。
  “不过那帖子可不是我发的,还有,你看了那篇论文吗?叫什么《论双Alpha结合的可能性》 ,虽然内容扯淡没多少实际意义还是个标题党,但是作者脑洞还是很大的嘛。”
  伸手扯扯自己的发尾,凯莉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拿在手里拆着包装纸:“不过嘉德罗斯居然还真因为这事要见你?啧啧啧,请函都发了几百份了吧,多亏金给你全拦了下来,不然你可要被烦死喽。”
  “哼。”将批阅完的文件整理好,格瑞冷声道:“狂妄自大的家伙。”
  “哎,你说这可就不对了啊,”将棒棒糖塞进嘴里,凯莉干脆坐到旁边的沙发上,俨然一副要开始长篇大论的架势:“人家怎么说也是帝国里被称为奇迹的最强Alpha,机甲操作排名也是公认的星际第一,格瑞,我看要不你就答应吧。”
  “答应个鬼啊。”推门进来的金听到这话险些炸毛:“凯莉你胳膊肘向外拐!怎么能让格瑞到圣空星去!”
  “不就是去参加个宴会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格瑞和嘉德罗斯都是Alpha你还指望他们发生什么不成? ”
  “那也不行!帝国那帮人不怀好意!尤其是那个嘉德罗斯!”
  金‘砰’的一声将门关上,气呼呼的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手里还捏着一份圣空星今早寄来的文件:“你看看这都什么!‘诚邀格瑞上将作客圣空星,本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有他这么写邀请函的吗!有吗?!”
  “他能想念什么啊!当初在学院的时候天天就知道缠着格瑞打架!还非要开机甲打!搞的整个学校鸡犬不宁的,神经病啊!”
  金说的满脸悲愤,当初在学院那段日子显然不堪回首。
  想当初格瑞和嘉德罗斯打架,你说打就打吧,在格斗室打不是挺好的吗?你一拳我一脚多热血多带劲啊。可嘉德罗斯那个怪胎非嫌不过瘾,愣是逼着格瑞开了机甲在学院大厅决斗,两人后拆了大半个学院。
  最后被出差回来看到大厅一片狼藉后气疯了的丹尼尔抓去小黑屋面壁。
  “还不是你武力值不够,被嘉德罗斯抓住吊在学院大厅上了,不然格瑞也不至于开机甲去救你。”
   嘴里叼着棒棒糖,凯莉鄙视的看着眼金 :“我到现在还记得你吊在大厅上被风吹的左摇右晃,可怜的我们的金同学差点没昏过去,呵,看见格瑞就差叫爸爸了。”
  “我学的是外交,外交!而且我是个文科生!”红着耳朵将邀请函揉吧揉吧扔到垃圾桶里,金抬高嗓门又反驳了一句:“我恐高不行吗!”
  ‘你恐高个屁,前几天还瞅你踩着矢量飞行器在天上玩的不亦乐乎’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凯莉‘咔嚓咔嚓’嚼碎嘴里的糖果,然后将纸棒丢进了垃圾桶。
  “不跟你个小屁孩一般见识,本小姐先回研究所了。”
  …… …… ……
  “说谁小屁孩呢凯莉你明明没比我大多少好吗!”
  “略略略。说的就是你咯。”
  “安静点。”头被两人的拌嘴吵的生疼,凯莉走了之后格瑞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文件拍到金的脸上,正当他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手腕上的通讯器突然打开,鬼狐天冲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下午好啊格瑞上将,金又跑您那去了吗。”
  “下午好,鬼狐。”格瑞点点头:“有事?”
  “嗯,今天军部商量决定给上将您放半天假,下午不需要工作了,您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明天将随团前往圣空星。” 鬼狐冲格瑞抱歉的笑了笑:“总部商量决定,打算让您随团去一下圣空星。”
  “为什么啊!格瑞他不能去!”没等格瑞回答,刚刚还在低头揉鼻子的金已经快速冲到屏幕前:“之前不是已经驳回了圣空星的邀请人吗?”
  万一这次去就回不来了怎么办! 嘉德罗斯那个混蛋又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家伙。
  “放轻松点,金。”看着自己冲动的部下,身为外交部长的鬼狐无奈的摇摇头:“只是去参加个宴会,双方交流一下感情而已,不会出什么事的。”
  “可是……”金还想再说什么,却刚开口就被身后的格瑞掰着肩膀从办公桌前挪开。
  “我明天会准时到。”
  “麻烦您了。”屏幕上的鬼狐一愣,随后微笑着点点头,他转头看向站在另一边的金:“明天我会跟着上将一起去的,你放心好了。”
  “那么,不打扰您了,明天见。”
  “嗯。”
  短暂的交流后便关掉了通讯器,格瑞屏蔽了在一旁嚷嚷着自己也要跟去圣空星的金,开始整理桌子上的东西准备下班回家。
  这次去估计得一个多月,看来很多东西还得收起来。
  接着,还没等他开始收拾,就发现在他耳边嗡嗡嗡的金不见了,一抬头,看到他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
  “我很快就回来。”看着自家发小气鼓鼓的背影,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到了圣空星会给你发消息的。”所以你不用这么担心。
  “真的?”金磨磨蹭蹭的回头,格瑞拿起外套站到他身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微微曲起,安抚的敲了敲金的额头,接着果然看到那双蔚蓝的眼睛抬起来的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嘉德罗斯那个混蛋他——”
   “他怎么了?”
  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语被金硬生生的咽下去,金心塞的看着格瑞略带疑问的紫瞳,沉默了一会的只能恶狠狠的对他吼:“总之格瑞你不许离嘉德罗斯太近!他才不是个好东西!”
  “除了必要的谈话,我不会主动接触别人。”
  “他找你也不能理他!”
  “嗯,不会。”
  “他让你陪他打架你也不能去!”
  “嗯,机甲坏了。”
  ……
  ……
  ……
  将近一个小时盘问后才放过自家发小,金认真的对格瑞科普了‘远离嘉德罗斯的一千种方法’以及‘和神经病相处的危险性’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的离开格瑞的办公室。
  临走前还磨磨蹭蹭的拉着格瑞的手交代,扒着门框不肯走,那样子活脱脱就是嫁女儿的老妇女,就差没扯个手帕擦眼泪了。
  终于,他被忍无可忍的格瑞一脚踹出了大门。
  “滚。”这是上将大人的原话 。
—————————————————————
  *虽然是abo文但是这篇文的设定比较养老,发情期信息素啥的就是个助兴的玩意,但是肉还是会有的(大概吧)
  *不存在有什么o只能生孩子之类的观念啊,a全是很牛逼很牛逼啊。 身体素质精神力和abo第二性别是分开的,abo仅仅是性别而已,不代表全部。
  *其实……我比较喜欢男o女a这个梗(´▽`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星际/abo】说好的恋爱不养老01

*abo星际设定
*cp主嘉瑞 安雷
**这可能是个黑车
  
章零:一切的开始

  圣空历6580年,是圣空星系历史上最年轻的王登基的那年。
  这个庞大的帝国,在最低谷的时候,迎来了他们的奇迹。
  嘉德罗斯.k.洛伊弗尔,在这个人类平均年龄至少达到300岁的时代,在19岁时登上了一个帝国的巅峰。
  他是个奇迹。
  前任的帝王在战场上以身殉国。这个匆匆接替父亲上任的少年在帝国高层高度腐朽的时候,用了短短三年,以雷霆手段快速为圣空星的政治高层进行了大量换血。
  腐败?反抗?
  只不过是一群渣渣而已,没必要留着。
  那是年轻王者的原话,他一改前任帝王们温吞的态度,残忍的将帝国高层血淋淋的面具撕开,将他们已然腐烂的皮肤抛到阳光下示众,却又立马将其回收,再雷厉风行的粉碎丢弃。
  渣渣就该有渣渣的样子。
  他凭借着父亲留下来的一支皇家暗杀部队,在那段对于帝国高层来说不堪回首闻风丧胆的日子里进行着明目张胆的独裁‘血洗’。
  最终,帝国的毒瘤被肃清,新贵们一茬一茬的冒出来,帝国终于涌入了新鲜的血液。
  在血洗内政高层之后,少年帝王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立马回收军权,反而是进入联邦和帝国共同建造的军事学院深造学习。
  整整三年,没有流出他的一丝消息。
  但他似乎并没有就打算这样淡出民众视野,在25成年时期觉醒了Alpha为第二性别后,嘉德罗斯依照皇室成员无论男女必须进入军队历练一年的圣空星惯例,在成年礼举行的第二天就进入了军部。
  第二性别 Alpha的觉醒,3s级的精神力和身体素质,他选择了作为先锋站在战场上。
  作为先锋,嘉德罗斯多次带领圣空星军队对星系周边的虫族进行大清扫,在星系边境一待就是三十年。
  他的极高的军事天赋在战场上彻底显露出来,野兽般的判断力和强悍的机甲操作让他成为战场上的绝对主宰,带领着部下们一次又一次绝处逢生,立下赫赫战功。
  终于,在经历了数千场大大小小的战役后,不但将困扰了前任几代领导者的虫族成功驱逐,还因此继承了军权以及人民的爱戴。
  三十年的边境生活将一个 曾经刚成年的少年磨砺成了一把更为锋利的刀,那是嘉德罗斯正意气风发的年纪,他却早已站上巅峰。
  似乎并没有人能与他比肩。
  那么,在边境待了这么久,虫族打完了,也没人敢来挑衅。
  是时候回圣空星看看了。
  毕竟,他在战场之外,还有个王的身份。
——————————————————
章一:你们却总是要给他见老婆的机会
  
  “本王的感情生活出现了严重问题?”
  将手中的文件随手扔在在脚下,年轻王者冷淡的声音在议事厅内回响,语气里深埋的情绪仿佛下一秒就能把桌子给掀了。
  “渣渣们的日子过的太安稳了,嗯?”
  懒散的窝在座位上,嘉德罗斯连眼皮都没掀一下,却足够让在场的人脊背发寒。
  “情况不妙啊……王好像很生气。”在会议室门口守着的雷德默默的扒着门缝,小心翼翼的往里凑。
  “本王从来都不知道,你们天天在星网上居然都关注这种八卦。”隔着门缝都能感觉到自家王的低气压,雷德已经开始懊恼今天跟着王开会的为什么不是自己而是祖玛——要是王迁怒祖玛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内心小人沮丧的咬着手帕,雷德默默的揪了揪自己的马尾,继续毫无形象的扒回了门上。
  “本王的绯闻对象还是联邦的上将?怎么,现在帝国和联邦的关系已经好到这个地步了吗。”
  完了,这语气……
  “如果本王没有记错,联邦的上将是个Alpha吧!!!”
  果然,下一秒就发火了。
  “你们是好日子过到头了,这种星网上的谣言也敢拿给本王看!!!”
  会议室内的嘉德罗斯凌厉的扫了一眼座上瑟瑟发抖的众人,然后猛的一拍桌子——
  “一群渣渣!!!都给本王滚出去!!!”
  吼完这句话,
  嘉德罗斯大步踏出议事厅,他身边的蒙特祖玛在走到门口时伸手揽着雷德的肩膀,然后带着他一起跟在嘉德罗斯身后。
  带着雷德和祖玛回到书房,嘉德罗斯沉着脸将腿毫不客气搭在了摆满文件的书桌上,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指了指刚刚在被他扔在地上的那份文件。
  雷德默默拿起文件,上面入目的几个标题特别显眼——
  #上将与王的危情军校史#
  #王还是个孩子,上将您千万不能放过他#
  #论联邦和帝国联姻的可能性#
  ……等等这都什么玩意。
  雷德看着几个大标题下面配的插图——格瑞和嘉德罗斯少年时期的背影,一左一右,看上去甚是和谐的背影,罕见的陷入了迷茫,王这是和格瑞传绯闻呢?
  “祖玛,你来说。”微微抬了抬下巴,嘉德罗斯直接忽略了处于放空状态的雷德,金黄色的直直的看向蒙德祖玛。
  “这次绯闻其实是星网上网民们造谣的。”祖玛微微一点头,那双奇异的眼睛里闪出了莫名的情绪:“最开始是在星网上出现了一个帖子,将您和联邦的格瑞上将拉郎配,并且清楚的举例出了您和格瑞的……般配之处,还为此发表了一篇名为《论双Alpha结合的可能性》的论文。”
  “接着,有人说出了您和联邦上将格瑞曾经同在凹凸军事学院就读的事实,并且在星网上发了不止一段您与格瑞的战斗视频,结果出乎意料,点击量超过了星网百分之七十的用户。”
  简直有一举超过国民cp安雷的势头。
  “不过议院那群人胆子不小啊,这些东西并不适合拿到的会议上说吧,不过是些网民的娱乐,那些议员恐怕另有目的啊,王。”雷德回过神来,跟在祖玛后面加了一句,被遮住的眼里透出了愉悦的光。
  “王,需要我把他们都干掉吗?”
  “占时不用。”嘉德罗斯皱了皱眉,自顾自的陷入了沉思。
  帝国和联邦虽然和平共处到今天,都知道谁发起战争谁就是星际公敌,毕竟好不容易和平下来的星际可经不起折腾。虽然近千年来都没有大规模的战争冲突,但是关系也绝对没有好到勾肩搭背联姻和谐共处的程度。
  两家代表人物谈恋爱?不存在的。这些人天天都在想什么?
  “这完全是民众自娱自乐的产物。”蒙特祖玛翻阅着手里的资料,淡淡的点评一句。
  不过看着王沉思的模样,祖玛并没有将话说完,而是拽着雷德默默退到了一边。
  “恐怕是想趁着王刚登基,然后给王身边安插个眼线吧。”雷德耸耸肩,随手扔掉了那份文件,随后看向沉思之中的嘉德罗斯,那是他从小便发誓要追随的人,现在立于帝国的顶点,他们的王。
  所以,任何阻碍他的人,或者事。
  一个也不能留。
  “他们是想借这个机会,让本王选一个Omega来做皇后。”
  嘉德罗斯将腿放下来,踱着步子走到窗前,一头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耀眼。
  一群渣渣而已,不用管。
  雷德听见他们的王这么说道,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冷静高傲。
  “不过他们既然这么想本王找个Alpha,那就如他们所愿吧。”
  “给本王通知联邦,本王要设宴款待格瑞。”
  “理由?”
  “理由是,本王要联姻。”
—————————————————————
  *星际abo设定,cp嘉瑞 安雷
  * 本文设定是战后,看官们基本看不到神仙打架的 内容, 我们的口号是养老谈恋爱 。
  * 关于嘉瑞这一对,我想写一个成熟的嘉德罗斯,所以他的性格可能会有改变。
  *第一次写长篇,文里的bug会比较多,我会一一改正的。
  *一些设定我会在文后放出来,因为文里写的可能不是很清楚。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小部分截图
七夕快乐,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七夕快乐,日常摸鱼
雷狮:没马的,你完蛋了
金:我就喝一口,就偷喝一口(挪凳子)
格瑞看不见我格瑞看不见我
雷德:祖玛吃糖葫芦嘛,祖玛怎么不理我???(这货看不见)
祖玛:可爱,想。
格瑞:盯——
嘉德罗斯:mmp
总之祝大家节日快乐(鞠躬)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摸一个私设银爵
*石油大亨x
我老公才不是挖煤的!
(其实我觉得他皮肤这样就很黑了ಥ_ಥ你们不要日常欺负爵哥hhhhhhhhhhhh)

你愿意做我媳妇吗?
【比心】

高中生格瑞和他九岁的小侄子嘉德罗斯

*流血注意
大晚上随便摸的一个丹尼尔,边听广播剧边画真舒服